<form id="n3j5n"><th id="n3j5n"></th></form>
<ruby id="n3j5n"><strike id="n3j5n"><pre id="n3j5n"></pre></strike></ruby>
<p id="n3j5n"><dl id="n3j5n"><video id="n3j5n"></video></dl></p>
<address id="n3j5n"><listing id="n3j5n"><meter id="n3j5n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n3j5n"><th id="n3j5n"><th id="n3j5n"></th></th></address>
<strike id="n3j5n"><pre id="n3j5n"><video id="n3j5n"></video></pre></strike>

<noframes id="n3j5n">

<noframes id="n3j5n">

<ruby id="n3j5n"><strike id="n3j5n"><dl id="n3j5n"></dl></strike></ruby>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“搏命”综艺:“大家都抱着一种侥幸的心态”

综艺 时间:2020-07-21 浏览:
2019年11月27日凌晨,35岁艺人高以翔在《追我吧》节目录制过程中突发心源性猝死。事后,节目组及浙江卫视成为舆论焦点。

“搏命”综艺:“大家都抱着一种侥幸的心态”

2015年9月8日,《奔跑吧兄弟》第三季在洛阳拍摄。市民围观“跑男”录制,现场水泄不通。 (视觉中国/图)

(本文首发于2019年12月5日《南方周末》)

在长期脑力不堪负荷的情况下,想法更容易变得极端,最后节目组设计出了让艺人从军舰甲板往海里跳的桥段。

“明明应该用专业特技或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做的事情,为了收视率考虑,找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明星,就容易出现这样的情况!

从丁祥开十多年前入行起,这个行业就已经形成了一种加班光荣的氛围——如果没有通宵就是不卖力。

2019年11月27日凌晨,35岁艺人高以翔在《追我吧》节目录制过程中突发心源性猝死。事后,节目组及浙江卫视成为舆论焦点。

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吴畅畅认为,反思不能止步于节目组安全及医疗措施是否到位、体能强度是否过大、节目是否过于奇观化等问题。他更关心的是,为什么许多省级卫视如此热衷于此类节目的生产。

回溯各大省级卫视纷纷以综艺节目作为竞争主战场,原东方卫视中心总编辑、资深媒体人鲍晓群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:卫视的节目构成一般分为三类——新闻、电视剧和综艺节目。电视剧更多体现卫视资金是否雄厚,采购的眼光是否独到,或运气是否足够好、抢到能卖座的剧。综艺节目成了各家卫视之间比拼创意、制作和经营三大能力的重要指标。

“省级卫视的发展史,其实就是综艺节目的发展史!蔽獬┏┒阅戏街苣┘钦咚。1997年上星的湖南卫视把以综艺为核心的竞争机制摆上台面,东方卫视、浙江卫视、江苏卫视先后加入省级卫视一线梯队,推动全国卫视形成了“二八格局”——20%的少数机构握有80%的资源。

在吴畅畅看来,让浙江卫视真正跻身一线行列的正是明星户外竞技类真人秀《奔跑吧兄弟》(以下简称《跑男》)!耙郧爸芪宥际呛衔朗拥难⌒憬谀柯⒍,但2012年《中国好声音》,随后的《跑男》,浙江卫视打破了这个垄断局面。浙江卫视也奠定了它在户外明星竞技类真人秀节目领域的霸主地位。浙江卫视既然在《跑男》这个节目上尝到了市场化的甜头,那么其节目类型必然尽可能都往这个方向发展!

在一系列以综艺为主战场的卫视大战中,浙江卫视呈现出了有别于其他卫视的特殊性。吴畅畅发现《追我吧》与《跑男》是同一个脉络里翻新的产物,实际上就是不断榨取《跑男》的市场化价值!啊杜苣小凡コ龅谝患竞笕笕,趁着热度,第二年就推出第二季、第三季!

“只要是综艺,就一定要用流量明星”

户外竞技真人秀里的游戏通关难度过大、危险系数过高等问题引发了网友质疑。

担任过某档知名户外竞技真人秀导演的乐一倩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这些问题在同类节目中并不少见。某期节目录制过程中,明星认为安排的任务过于危险,拒绝照做,导致这一期录废,这也让编剧组意识到:不能一味追求刺激,也不要做拼体力和惊险度的节目。

乐一倩回忆,当时那一季的节目录到倒数第二集,整个创作团队的创意几乎山穷水尽。在长期脑力不堪负荷的情况下,想法更容易变得极端,最后节目组设计出了让艺人从军舰甲板往海里跳的桥段!罢夥枇税?大家觉得这风气也是很怪

pc蛋蛋回血网投